再收警示函!泽达易盛上亿元理财“局中局”未了


发布日期:2022-07-17 04:21    点击次数:185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科创板日报》7月4日讯(北京 记者 胡家铭)近日,泽达易盛(维权)披露公告称,公司于7月1日收到天津证监局出具的关于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根据相关规定,天津证监局决定对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

  根据公司于6月24日披露的公告,子公司浙江金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鑫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托管人上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签署《鑫沅资产鑫通1号单一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和《鑫沅资产鑫福3号单一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后分别签订了三次补充协议,将委托理财投资类别由固定收益类单一资产管理计划变更为权益类单一资产管理计划。

  同时改变的还有上述产品的风险等级——R2变更为R5,中低风险中低收益变更为高风险高收益,投资年限由5年变更为10年。由此导致的结果是变更后公司可能面临无法实现预期收益、亏损、无法收回本金的风险。

  此前,《科创板日报》在4月21日发布的《泽达易盛实控人等被协助调查背后 专网通信大额应收款疑成祸根|调查》一文中指出,在泽达易盛高管配合调查的半个月前,泽达易盛及本次协助调查的董秘应岚刚被交易所予以监管处理。而处理的理由,正是因上述资产管理合同的委托管理资产金额超过了50亿元,虽然最终实际投资仅1.2亿元,但合计100亿元的管理额度已远超股东大会授权的3亿元投资理财金额上限。

  值得注意的是,两个资管计划的实际投向,也变成了非标股权,而且投资对象均为和鑫商盈。和鑫商盈注册资金1.3亿元,鑫沅资产出资1亿元,出资比例76.92308%。天眼查数据显示,该公司成立后分别投资了钥钰信息、杭州厚盾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厚盾贸易”)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75%、66.67%。但据东兴证券现场检查,该公司实缴金额为0。

  审计报告异常保留意见,保荐券商现场检查未果

  实际上,早在泽达易盛2021年报披露时,负责年度审计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已经通过保留意见的形式,提及了泽达易盛面临的相关风险。

  在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中,天健会计师事务所提及,期末交易性金融资产中,资管计划账面价值为100312337.84元,而事务所在年度审计中未能实施必要的审计程序,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确认资管计划的商业实质及余额的存在及计价。

  同时,泽达易盛及子公司向北京中科路创科技有限公司等五家客户合计销售3050台服务器及550套保密数据链储存终端,上述交易被计入本期营收,为8001.3万元,发生营业成本7226.7万元,资产处置收益为176.5万元,对应形成应收账款3626.45万元。但与前者类似,事务所同样无法获取审计证据,以证明上述交易的实质及应收账款余额的存在与可收回性。

  而在审计报告中,类似无法确认的会计科目及相关事项,一共高达四条。这也是继紫晶存储后,科创板第二家被出具非标意见审计报告的上市公司。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了保荐机构东兴证券身上。2022年4月11日至2022年4月30日,和2022年5月5日至2022年5月20日,也就是泽达易盛高管协助有关部门调查的期间,东兴证券派遣两位工作人员进驻公司,对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报告中提及的保留意见事项段进行专项现场检查。在检查方式上,他们查阅了《鑫沅资产鑫通 1 号单一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鑫沅资产鑫福 3 号单一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及相关附属文件,同时对服务器托管方和公司业务人员、董事刘雪松等关键人员进行访谈。

  经核查,《资产管理合同》显示,上述资产管理计划类别为固定收益类单一资产管理计划,用于投资中国证监会、中国人民银行认可的具有良好流动性的金融工具或产品,包括但不限于银行存款、货币市场基金;国债、政策性金融债、地方政府债、央行票据等,风险等级为R2。

  但鑫沅资产未提供鑫通 1 号及鑫福 3 号的备案登记资料,其提供的投资情况说明、年度报告、投后管理报告(2021 年第四季度)有内容不一致情况,且与《资产管理合同》中约定的投资方向不符,鑫沅资产也未接受保荐机构的访谈。基于上述原因,保荐机构认为基于获取的资料及进行的核查,保荐机构无法对委托资产的安全性发表意见。换言之,券商此番现场检查,也未能获取保留意见事项段项目的真实情况。

  同时,由于涉事的董秘应岚等高管在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因此包括上市公司、券商等都未能获取上述资管计划变更项目的相关资料,因此直到6月24日,该资管计划的相关资料才通过公告的方式为投资者所知。

  值得注意的是,在券商现场检查报告披露的三天后,泽达易盛董事会、监事会于2022年5月27日收到公司部分董事、监事的辞职报告,董事聂巍、独立董事黄苏文辞去独立董事及其相关专门委员会职务、独立董事冯雁辞去独立董事及其相关专门委员会职务、独立董事郭筹鸿辞去独立董事暨薪酬委员会主任职务,以及监事王晓亮辞去职工代表监事、监事会主席职务。

  虽然上述董事和监事均已任期届满,但招股说明书显示,泽达易盛共9个董事席位,仅本次期满离职,就占到全部席位的一半,且独立董事全部离职,此时距泽达易盛2020年6月上市,不到两年时间。

  1亿元资管资金去向难辨

  在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保留意见事项段中,包括鑫通1号、鑫福3号两个产品,投资本金分别是7,000万元、3,000万元,截至2021年末的净值分别是7,021.86万元、3,009.37万元。

  据当时的产品信息,上述产品均为固收类产品,投向债权类产品比例不会低于80%,但后续公告显示的事实是,全部本金均投向了杭州和鑫商盈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和鑫商盈)。

  据天眼查专业版数据,和鑫商盈成立于2020年12月,注册资本1.3亿元,实缴资本为0,参保人数同样为0,同时三位股东则分别是鑫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出资比例76.92%;浙江彩达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彩达通信”),出资比例15.38%;浙江鑫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钰科技”),出资比例7.69%,为执行事务合伙人。

  其中,彩达通信、鑫钰科技两家公司的实控人均是丁国安,天眼查数据显示,上述两家公司位于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教工路1号34栋和1栋,而泽达易盛杭州分公司的办公地点,则位于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教工路1号26栋,而百度地图数据则显示,西湖教工路1号均为“西湖数源软件园”的范围。这也意味着,泽达易盛向和鑫商盈投出的资金实际上并未“流出”公司所处园区的范围。

  但即便如此,无论是事务所抑或是券商,均未能追溯到该公司资管项目资金的实际流向,哪怕身处同一园区。

  除此之外,券商现场检查中访问的公司实控人之一刘雪松,同时还在苏州浙远自动化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任职。而这家公司的董事之一颜志红,同时担任观滔智能的董事,观锦智能的法人、董事兼总经理。但在现场检查中,泽达易盛刘雪松对观滔智能的情况表示不了解。

  事实上,2021年6月18日,泽达易盛与观滔智能签订总额4493.75 万元的智能中药煎煮设备采购合同,约定合同生效后180日内交货。合同签订当月,泽达易盛就预付了4269万元采购款。在该事项发生前3个月,泽达易盛与观锦智能签订煎药中心应用软件开发合同,合同金额195万元。当年4月,泽达易盛就将采购款全部付清。

  但到实际交付时,观滔智能只交付了637万元的设备,剩余3632万元的设备尚未交付。由于观滔智能存在不能履约的风险,泽达易盛的预付款可能无法回收。向观锦智能采购的软件,目前在调试过程中,但也存在不能履约的风险。

  就上述提及问题,《科创板日报》记者再次向泽达易盛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股民福利来了!十大金股送给你,带你掘金“黄金坑”!点击查看>>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书瑗